90后面包师被欠薪4个月工会律师迅速行动助其讨薪

90后面包师受邀入职却被欠薪4个月,工会律师迅速行动助其讨薪——“赢了官司,心里别提多高兴了!”

“提交证据材料后我就回内蒙古老家了,案子从仲裁到诉讼都是工会律师帮忙处理的,如今收到判决书,赢了官司,心里别提多高兴、多感激了!”近日,在吉林省总工会律师王雨琦的鼎力帮助下,90后农民工王猛(化名)的讨薪诉讼案一审胜诉,接受《工人日报》记者电话采访时,小伙子对工会赞不绝口。接下来的日子里,他将一边等待判决生效后的执行,一边开始新的工作和生活。

同村的王巧会已是两个孩子的母亲,日常生活围着锅台、灶台转,闲暇时间就玩玩手机,晒晒太阳闲聊天。“自从开始利用零碎时间编织,我整个人都有精神了,有事干又有钱挣,好事。”她介绍说,她每天能织3双拖鞋,挣40多元手工费,在农村已非常实惠了。

图为甘肃成县小川村妇女编织的花束成品。钟欣 摄

目前,涉案老板没有提出上诉。为另谋生路,王猛已在杭州找到新工作。王雨琦告诉记者,待判决生效后,若老板拒不履行,而王猛还需要援助,她会继续帮助他申请强制执行,由法院采取相应措施,依法督促老板早日履行判决。

两年前,被推选为村妇联主席的周东芳前往省城接受了甘肃省妇女联合会的巧手培训。返回时,她也将“工作”给妇女们带了回来。“带回来一些拉菲草,妇女们编织成草帽,之后再寄给厂家赚取手工费。”她说。

开庭前两天,烘焙坊老板以自己要去法国参加烘焙大赛为由,要求开庭延期,法院按其要求将开庭日期延至11月13日。其间,法官曾询问王猛是否同意通过调解解决问题,王猛表示同意,并只要求烘焙坊老板支付拖欠工资和两个月的工资补偿,可以放弃其他赔偿。

在这之后,周东芳萌生了将针织拖鞋、毛衣都拿出来卖的想法,注册成立“巧手创意坊”,吸纳培训了60多名农村妇女。开发“新品种”如编织花束,并广泛在微信朋友圈及各大短视频平台传播编织过程,吸引了大批粉丝和买家。

图为甘肃成县小川村妇女在农闲时节做手工活赚零花钱。钟欣 摄

在此过程中,周东芳也多次参加电商培训,并主动联系当地各大电商企业,入驻陇小南商城,通过网络平台推广手工制品推广。“每天都有订单,结合本地实际,利用农村妇女照顾家人,不能出去工作之便,让家庭主妇居家灵活就业。”她说,目前采取“计件工资+照顾家庭”两不误,统一送发销售的模式,既增加了农村妇女的收入,又丰富了她们的文化生活。

“找到工会时,小伙子已经连续4个月一分钱工资没拿到了,生活非常困顿,除了回老家的车票钱,手里只有10多元,还不敢跟家里人说,怕他爸妈担心。”接待王猛求援的律师王雨琦说。

令王猛没有想到的是,在这家烘焙坊工作的第2个月,老板只支付了5000元工资,之后一直再未给过工资,至9月6日时,已拖欠王猛工资总计28666元。王猛曾数次讨要,每次都被老板的“好话”堵了回去,最后在王猛强烈要求下,老板才写了一张欠条。

2013年起,成县就大力发展“电商扶贫”,多措培养电商专干,依托返乡青年、未就业大学生、帮扶干部、村组干部等群体,打通了网店、平台、就业、信息四条电商带贫渠道,帮助农民开网店、销网货。至今,当地已有较为成熟的电商全产业链。

“要不是老板一直忽悠我,我早就辞职不干了,太耽误事了!”原本性格内向、不善言辞的王猛十分无奈。

下一步,周东芳打算在各大网站持续推广手工制品,并借助政府“搭台”的活动多外出推介,以打出知名度,带动更多的农村妇女。(完)

26岁的王猛是个手艺不错的面包师。今年初,应长春一家面包烘焙坊的老板高薪邀请,他从大连来到长春,于3月6日入职该烘焙坊。双方口头约定第一个月试用期工资5500元,试用期后每月工资7000元,但未签订劳动合同,烘焙坊也没有为王猛缴纳社会保险。

烘焙坊老板也同意通过调解解决问题,然而却在开庭当天缺席出庭,手机也关机。王雨琦又辗转要到老板妻子的电话,但接电话的女子却拒绝承认与老板的夫妻关系,只称自己是烘焙坊的员工,也联系不上老板。随后,庭审法官依法缺席审理,宣判烘焙坊向王猛支付拖欠工资、经济补偿金和未签订劳动合同双倍工资共计70415元。

为尽快讨薪,王雨琦迅速帮王猛整理了微信聊天记录等证据。待把全部资料都交给律师,王猛已无法维持生计,只得先坐车回内蒙古老家。9月6日,王雨琦代其向长春新区仲裁委申请仲裁,因其诉求中包含仲裁委无法受理事项,被驳回。随后,王雨琦又马不停蹄于9月11日向新区法院递交了起诉状。法院受理后,定于10月24日开庭。

成县过去限于交通、通讯等因素,当地增收渠道少,贫困户居多。迫于生计,年轻男子多外出务工,女子留守照顾家庭。这两年,该县多措扶持“能人巧匠”,盘活了“留守资源”,带贫效果较为明显。